“我还以为你想说什么,哪知道就这?”张小凡摇头一笑,脸上露出讽刺的表情。

    这一幕让哥伦赞格尔微微一怔,心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张小凡为什么还能够笑得出来,明明他的徒弟生死就在自己的手中啊,难不成他并不想救自己的徒弟吗?

    “你笑什么!?如果你杀了我,你的徒弟也得跟我陪葬,你要是想救活你徒弟,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了我,然后我会将解开咒术的法器交给你,并且向你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来骚扰你,这可以说十全十美的对策!”

    “我看是只有你一个人十全十美吧,而且你为什么会自信到认为那种低级咒术除了你以外会没有人解得开么?给我一点时间,我照样也能够解开。”

    张小凡这话一出,顿时就让哥伦赞格尔愣住了,在怀疑他说的是真是假。

    “不可能!你要是能解开,为什么还要来乱葬岗这里赴约!?”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杀了你,解决掉后患之忧,要是我把咒术解开了,你肯定会直接从杨海市逃跑,那要找你可就费时费力了。”

    张小凡冷声笑道。

    “怎么可能……”

    哥伦赞格尔表情呆若木鸡,他以为自己设置的这一系列计划,必然可以将张小凡当做是瓮中之鳖,按理来说应该是无比的完美才对,可到了最后,他才明白原来自己才是那只鳖。

    但忽然的,哥伦赞格尔笑了起来,他又找到能够活命的办法了。

    “张小凡啊张小凡,说到底还是我技高一筹,你想杀我还做不到!”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听哥伦赞格尔这番话,张小凡也是愣了愣,心想这家伙难不成还有什么后手不成?但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才有,如果有的话,以哥伦赞格尔这性格怕是早就施展出来了,又怎么可能会留到现在才施展呢。

    在张小凡疑惑的思维下,哥伦赞格尔缓缓道出了他最后的底牌。

    “你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我能够直接启动你徒弟体内的咒术吧,你说你为了不惊动到我,让我逃离杨海市,从而没有解开你徒弟身上的咒术,这也就意味着你徒弟身上的咒术随时都可以启动,只要我想,我现在就能够让你徒弟死去。

    当然了,我不会这样做,毕竟这是我最后的底牌了,我并不想拿你徒弟性命跟我交换,那样并不划算,还是刚才哪些条件,我解开你徒弟的咒术,你放我一命,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再无瓜葛,如何?”

    哥伦赞格尔相信这番话一出,张小凡必然会选择放过他,毕竟对这种重情重义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自己亲人友人的性命还要重要的了。

    然而就在哥伦赞格尔这样认为的时候,张小凡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声中充满着对哥伦赞格尔的嘲讽和不屑,认为他太过愚蠢了。

    这让哥伦赞格尔怒了,他不明白张小凡凭什么还笑得出来,于是他呵斥道“你笑什么!?难不成你想要眼睁睁看着你的徒弟死掉吗!”

    “你以为我会没有想到现在这种情况,所以我早就布下了后手,你说你能够启动咒术?那你现在只管试试。”

    张小凡这些话让哥伦赞格尔彻底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他连连说道“我不信,这一定是你在骗我!”

    “都说了,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启动那个咒术。”张小凡一副任由他的态度。

    这也是越发让哥伦赞格尔感觉到不安,难不成他的咒术真的被张小凡解开了?但问题是张小凡这样做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察觉不出来?

    但最终,哥伦赞格尔还是决定一试,就算死,他也要让张小凡后悔一辈子!

    于是他拿出了启动咒术的法器,当着张小凡的面前说道“现在你就算是想要后悔,也不可能了!为你的那名徒弟准备好后事吧!”

    说完之后,哥伦赞格尔便是启动了手中的法器。

    然而一秒钟过后,他整张脸都是僵硬了起来,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法器。

    “怎么回事……为什么法器没有自毁?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咒术一旦启动的话,他手中的这件法器也会自动毁掉,可现在却还是好好的,所以才让哥伦赞格尔想不通为什么。

    “你究竟做了什么?张小凡!”哥伦赞格尔质问着张小凡。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我就算回答了,又有什么意义?你一个将死之人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想想最后的遗言来的更加实在点。”

    张小凡懒得跟他解释什么,没有任何意义。

    最后,哥伦赞格尔似乎想通了,选择接受现实,于是惨笑了起来“没想到最后还是棋差一步啊,真的可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张小凡若雨凝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