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齐按了电梯,他从所未有的焦躁。一个清楚的意识,苏眉有危险!

    “左总?”

    一个员工跟他问好,看着左齐跑进了楼道,他目瞪口呆。

    “左总,十几层楼梯……”

    苏眉有危险,左齐当然不会傻到浪费时间。跑到楼道走下去,只是为更快的接上上升的电梯。

    他不确定苏眉的地址,第一时间开去世纪嘉华。

    主卧里正在“行凶”的刘国强,他发现了左齐的电话,不得不从苏眉身上先起来。

    “又是左齐,又是你心心念念的左齐!”

    赤着膀子的刘国强,捏着手机吐了口唾沫。

    他突然变态的笑了起来,“眉眉,我们录一个我们相好的视频送给他怎么样,反正我跑不掉了。我不好过,我让左齐下半辈子比我更不好过,哈哈哈哈哈……”

    “不要!不要!”

    地上苏眉身上被撕扯的七零八乱,内衣丢在一边,暴露在空气中……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阻挡侵略,体验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激烈的斗争之后,她被打的精疲力尽,绝望的由着刘国强剥开衣服,恶心的亲吻侵犯……每一秒钟恶心的触感,都让她绝望不已。

    她已经在此刻死了,突然刘国强停下来,说出的话又刺激了她最后的痛觉。

    死,死了都不能让左齐看见这一幕。

    刘国强拿起手机按了什么,放到一个角落,然后又迫不及待的回到苏眉身边,吞了吞口水。

    “眉眉,你皮肤真的好白,和我想的一模一样……”

    “来吧,让我疼疼你,疼疼左齐疼过的女人……”

    他的五官失控,嘴角饥不择食的笑容,如恐怖片里的鬼,在这一刻印进苏眉张大的瞳孔里,再也挥之不去。

    “不要!”

    苏眉叫声和反抗都无济于事,刘国强茁壮的手臂,脱了两个人最后的遮挡物,将苏眉压在了身下……泪水如雨注,比窗外的雨水更凶猛。

    房间里响起男人的喘气声……女人美丽的脸庞,侧卧在散乱的长发中,绝望无助麻木,如同破碎了的布娃娃……一只手,抓住被脱在地上的项链……左齐到了世纪嘉华,苏眉住的那栋楼下,他就坐在车里。

    上一秒,他恨不得飞上去。

    可是手机里收到的苏眉短信,又让他不知所以!

    “左齐,你不要再来烦我,你听不懂人话吗,我现在很不想看见你。”

    刘国强在激动的情况下,假装发出去的信息也更偏激。

    可这倒是有点像苏眉抑郁症发作会说的话,所以左齐犹豫了。

    他不知道,他再出现是毁了苏眉,还是能与她和好?

    天空又闪过了一道惊雷,映照着车里男人茫然冷酷的容颜。

    他的人越来越烦躁,一颗心纠结的快要爆开!

    老天爷,到底为什么!

    他们彼此相爱,为什么要受这种不公平的折磨?

    望着楼上房间被雨水冲刷的窗户,他忍不住的打开车窗,站在雨中。

    大雨一下将他打湿了,他悲伤的望着那扇窗户。

    这世间上有一种最遥远的距离,是可望不可即。

    原来,体验过的人才知道,是真的。

    就在左齐决定还是不去打扰,他返回车里离开时,突然他手里一直紧握的那条字母项链,闪烁起了剧烈的光芒!

    ……“胡女士,你的检查结果出来了,确定是艾滋了,由于你不干净的性交行为引起。看你口述的,你长期和多个男人存在不良行为。”

    一条走廊里,胡小蝶哭的像个疯子,旁边化名的胡小军连碰都不敢碰她。

    “呜呜……哪个狗娘养的,呜呜,这些狗男人们……害死我了。”

    “你别碰我啊。”

    胡小军突然很排斥胡小蝶,旁边的人也都绕道远行。

    得了这个不治的病,就算活下来了,这辈子也是让人戳脊梁骨。

    “是不是你?我这段时间都和你在一起,你别跑,说不定就是你传染给我的,现在治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江夜宸南湘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