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凤兵威

    李秀宁得知父皇已经安全了的消息,原本悬着的心暂时放下了。冷静下来之后,开始考虑当前的具体战略,只觉得二哥既然已经在潼关驻扎了重兵,自己就这么赶过去硬碰硬地强攻,只怕并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在这时,斥候来报:“上将军,李道宗率领的大军已经到了黄河北岸,正准备渡过黄河,似乎是要赶去洛阳!”李秀宁不由的心头一动,一个想法涌了上来。

    话说李道宗率领大军进抵黄河北岸,一面命回下军队砍伐树木搭建浮桥一面派人先行渡河打探洛阳的情况以及李秀宁大军的动向。不久之后,李道宗便得知洛阳安全以及李秀宁正率领大军疾驰潼关的消息。李道宗放下心来,而这时两座浮桥已经在黄河上搭建起来,于是李道宗便下令大军即刻渡过黄河赶赴洛阳。让李道宗驰援洛阳,这是李世民全盘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环。让李道宗率领大军守住洛阳,不仅可以保证以洛阳为中心的广大中原地区的安全,而且还可为最后彻底打败李秀宁创造机会。

    李道宗率领的二十万大军在天黑之前便渡过了黄河,随即大军便直驱洛阳,不过为了保证黄河浮桥的安全,李道宗留下了两万人马扎营在黄河岸边,并且交待领军大将,

    若是发现紧急情况,可以不必请示而立刻烧毁黄河浮桥。

    李道宗率领的十八万大军绕过北邙山直驱洛阳,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天地一片昏暗。李道宗打算今夜就赶到洛阳,因此大军兼程赶路,并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意思。其实过了黄河之后到洛阳便只有不到五十里路了,站在北邙山上就可眺望到洛阳那座辉煌的大城。

    两个多时辰之后,大军进抵洛阳北门外,洛阳高大巍峨的城门及城门楼已经在望了。

    咚咚咚咚…!战鼓声突然在这时大响起来,李道宗及其麾下的官兵骤然听到这样的声音都不禁吃了一惊,一时之间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两侧杀声骤起,两支大军突然奔涌杀出,黑夜之中就仿佛两座巨大的浪潮突然从两边席卷而来了一般!李道宗大惊失色,慌忙令大军迎战!唐军官兵在慌乱中想要列阵,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两座巨大的浪潮便已经凶猛的冲撞上来了!顷刻之间,就如同浪涌沙堤一般,李道宗的大军瞬间就被这凶猛的冲击给冲得七零八落了!

    而就在这时,正面城门大开,数万战骑在一位英武绝伦女将的率领下汹涌而出,直撞入已经大乱的李道宗大军中间,马踏千军,所向无前!

    李道宗骤然看到那个英武绝伦的女将,不禁悚然一惊,叫道:“平阳公主!!?”随即见平阳公主率领骑兵如狂风席卷势不可挡,己方大军在他们的冲杀之下兵败如山倒一片混乱根本收不住阵脚,不由得惊骇异常!感到自己已经不可能反败为胜了,于是赶紧率军突围!一场混乱激烈的厮杀之后,李道宗好不容易才突出了重围!逃到北邙山,惊魂甫定,回头看手下的军队,发现渡过黄河的近二十万大军竟然只剩下了区区数千残兵!李道宗惊骇欲绝,不敢停留,慌忙朝浮桥那边逃去。

    不久之后,李道宗率领残兵败将赶到了守卫浮桥的那座营垒之前,眼见营垒大门紧闭,于是勒住战马,高声喊道:“我来了!快打开营门!”

    不一会儿,营垒大门打开,一支近万人的步骑奔涌而出。李道宗骤然看见,那领军的大将并非是他留下来守卫浮桥的,竟然是一个美艳英武的女郎,手提长枪,面带冷笑!李道宗吃了一惊,禁不住喝问道:“你是何人?”那女将微笑道:“我乃飞凤上将军麾下大将,赤虹!”

    李道宗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听到对方这番话却依旧禁不住大惊失色,半晌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身后马蹄声大做。李道宗连忙朝身后看去,赫然看见李秀宁率领数万

    骑兵赶上来了,不一会儿,他和他手下的几千残兵便处于对方重重包围之中了!李道宗和他手下的残兵败将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李秀宁打马上前,抱拳道:“堂兄,别来无恙啊!”李道宗苦笑了一下,情不自禁地道:“秀宁你,你用兵真是鬼神莫测!我,我,唉…!”李秀宁道:“堂兄,事已至此,我希望你能认清形势弃暗投明!实不相瞒,父皇已经被我的人安全救出长安了!”

    李道宗吃了一惊,便朝李秀宁抱拳道:“其实愚兄为李世民效命也是迫于陛下在其手中之故。如今既然陛下已经被秀宁你救出来了,愚兄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从今往后,愚兄便鞍前马后为秀宁效犬马之劳!”李秀宁微微一笑,道:“好!堂兄能弃暗投明,这是我们大唐的福气,也是父皇的福气!”李道宗笑道:“秀宁过奖了!”

    李秀宁随即便领着李道宗一行人返回洛阳。路上,李道宗禁不住问道:“秀宁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潼关了吗?洛阳又是如何拿下来的?”李秀宁微笑道:“去潼关只是一个假象。至于洛阳,”看了李道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隋风流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