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林寒一身本事为天下人服务外,更重要的就是他重情重义的性子,别人有个什么弱点都是想着藏着掖着,但林寒却反其道行之,将其暴露在了众人的眼中,这就像是告诉天下人,他无论做什么已经算是留手了。也正是如此林寒虽然手段激烈,却也没有多少人抵触林寒......





    真要算起来林寒可比很多人好相处多了,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里,林寒却是可以和满朝文武相安无事的,前些日子的怒砸几家府邸也不过是对方先动的手罢了。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林寒是一个惹不起但躲得起的存在。





    林寒是猛虎不假,但林寒这头猛虎更多的时间却是在打盹罢了。





    林寒没好气的回答到,面对颜玉卿他还是不敢鄙夷的,不过小小的表现一番情绪还是可以做到的,然后他就被颜玉卿脑门上给了一拐杖。





    “老爷子您犯不着这么惊讶吧,小子我一直都在做这件事,以前的盐块多少钱,现在的精盐多少钱?就算是穷人吃不起精盐,也能吃得起粗盐吧,就算是粗盐也比以前的盐块要好太多了,又有多少人努力努力就可以尝到精盐了?往后退个几十年,精盐何尝不是众人嘴里只有神仙才有资格品尝的宝物?”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就是最好的写照,而林寒现在表现出来的便是一览众山小,哪怕是那些仙人在林寒的眼中也不过是众山之一罢了。





    颜玉卿倒吸一口冷气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果然是林寒一贯的做法,手笔不是一般的大,之前有些担心林寒,现在颜玉卿却是有些同情那些家伙了。高度决定眼界,眼界决定格局,而格局却是可以主导胜负啊。





    “人人都变成......你小子?你的意思是人人都变成谪仙?”





    林寒眼底闪过一抹冷意,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看不起,林寒很少看不起人,哪怕是一个仆役奴才林寒首先都会当他们是一个人,但是这一次林寒的神色间却是第一次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看不起对方的神情。





    “那些自称为仙人的家伙不是自以为高人一等吗?我就让天下百姓人人都成为林寒不就行了?拒绝发展的下场只有被淘汰,躲在深山老林里就是神仙了?不知道跟着我走我让神仙也变成野人!”





    颜玉卿倒吸一口冷气忍不住说到,虽然颜玉卿也知道这种问题不该问,但有些事情不搞明白谁也不会放心的。





    “你小子还有真正的手段没有使?”





    别说皇家会不会放心林寒,就是现在的颜玉卿也有些忧心林寒强大的实力了,真正的手段并不代表着最后的手段好不好......





    林寒一开始没有参合到朝堂之上的决定果然有先见之明......





    一时间颜玉卿也有些腮帮子疼了,勾践当时手底下左膀右臂一个是范蠡,另一个就是文种,勾践杀文种不就是因为文种七条计策只用了三条就助勾践夺得天下剩下四条让勾践不放心?





    颜玉卿愣住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林寒说这样的话,乃至于也开始好奇林寒所谓的真正手段到底是什么了。难道说平复叛乱,夺嫡胜出,北疆大捷,林寒所展现出来的东西还不是真正的手段?那林寒真正的手段该有多么恐怖?





    林寒骂骂咧咧的回答到,很显然那样子却是被气的不轻,林寒的确不是疯子,但他疯起来不是人啊,要玩谁怕谁?





    “一群只知道在暗地里搅弄风云的宵小之辈罢了,虽然有些棘手却也不是没有法子,这一次去小子就是和那些人打一声招呼下一道战书罢了,我林寒不拿出真正的手段还真当我脾气好了?老祖宗费尽心血甚至搭上生命才让我们这些后辈走出山林结束了茹毛饮血的时代,这些躲在山里的倒霉蛋竟然想着对天下指指点点,打算带着天下走向歧途?开什么玩笑!”





    颜玉卿愣了一下,林寒对仙门隐门的描述让老人感到新奇之余还有几分出了口恶气的畅快,既然林寒说那些自称为神仙和追求长生的家伙是人,那么也就说明对方真的是人了,比较哪一个人知道有些仙人自以为是高人一等也会感到不爽了。





    “那些人?火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回到古代当赘婿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