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御风别墅19号。

    柳婉清端坐在沙发上,狐疑地看着凌向东,“关于李红玉,我认为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昨天当着乔少阳的面,所以我没问你“现在,家里也没外人,可以告诉我了吗?

    你和李红玉到底什么关系?”

    凌向东脸色严肃了起来,低头沉默了良久,决定将这些事都告诉柳婉清,毕竟现在她已经开始接受自己,一直隐瞒着这些事并非长久之计。

    “原本不想告诉你的,毕竟这种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但是今天”凌向东想起以前的事,难免有些唏嘘。

    柳婉清银牙一咬,说出了自己的猜想:“你被这老女人包养过?”

    听到这话,凌向东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在柳婉清看来,凌向东这家伙和女人的关系,除了那种事,别的也没什么可能。

    没钱、没工作、读了个好大学却还没拿到毕业证这样的家伙,和李红玉能有什么关系?

    都说富婆喜欢小鲜肉,而凌向东最能拿的出门的,就他这皮囊了,长相不错,身子骨又壮实,绝对符合女人对男人的诉求。

    “老婆,在你眼里,我和女人的所有关系,都只能这种龌龊关系?”

    凌向东问道。

    “没错!”

    柳婉清点了点头,“我实在想不出你们还能是什么关系,你说的她得罪了你,莫不是玩儿了你没给钱?”

    凌向东气得七窍生烟,若是别人这么看他,他也许可以不在乎,但是柳婉清这么看他,就有些无法接受了!见凌向东牙齿咬得咯咯响,柳婉清故意激他:“这李红玉风姿卓绝,在四十多岁的女人中,绝对算得上是翘楚之姿,人家能看上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原本,凌向东已经决定交代自己是周家私生子的真相了,现在柳婉清这么说,让凌向东颇感无奈!柳婉清这点心机,凌向东看得出来。

    她八成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想用“激将法”,逼自己说出真相。

    凌向东腹诽不已。

    若是柳婉清直接询问,现在时机一到,他可以实话实说,可她偏偏用了激将法,凌向东可不想将计就计。

    柳婉清!你既然对老子耍心眼儿,我岂有不回敬一下的道理!我就偏不告诉你真相,就要是等到万众瞩目的情况下,让你“大跌眼镜”,到时候你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老婆,我下面的话都是在说谎,你爱信不信。”

    凌向东先来了这么一句开场白,然后临时编了个故事。

    “我原本是燕京人,父母留给了我一个四合院,泰隆集团想要开发那片地,我不想卖掉房子,便成了钉子户,李红玉就找上了我,我当然不肯卖房子了,所以她”虽然凌向东早就告诉柳婉清他在说谎,偏偏柳婉清还真就信了!这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毕竟是寸土寸金的燕京,一套四合院位置要好的话,价值数千万甚至上亿。

    这么大的项目,若是李红玉来视察涌川视察工作的时候,亲自处理也不是不可能。

    上次李红玉和凌向东见面,让他签订的,也八成就是卖房协议了。

    他后来给马海萍了一笔钱,也一定是来自这卖房子的收入了。

    “凌向东,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手里到底还有多少钱?”

    柳婉清的表情很认真。

    凌向东故意问道:“我说了,你回信么?”

    “你先说出来,我自有判断。”

    柳婉清微微一笑。

    “那你听好了!”

    &nbs

    p;  凌向东也笑了,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在了桌上,“我的个人银行卡余额是2841万!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查。”

    沉默了片刻,柳婉清叹了口气。

    “看来你在燕京的四合院不大啊,居然只值这点钱!真是太让人失望了,不过我一年的年薪而已。”

    柳婉清轻轻摇了摇头。

    凌向东微不可查的一笑,深藏功与名。

    老子只是说个人银行卡余额是这些钱,但是我真正能支配的资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

    反正,几百亿起步吧!一个小时后。

    凌向东摆脱了柳婉清的“盘问”,通知乔少阳和袁鲸歌来云端酒吧集合。

    秘密包厢里,凌向东和乔少阳抽着雪茄,袁鲸歌则是在一旁端茶倒水伺候着。

    “查出来了,李红玉之所以秘密来到涌川,暗地里买下了一个体育场馆和周围的一圈商铺,现在这个场馆正在改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上门女婿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