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袁鲸歌的解释,王炳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女人的身体结构和男人是不同的,身体中很多部位的敏感程度是要高于男人的,这法子确实算是对症下药,在生理和心理上双重施压,就算是神仙也扛不住啊”

    王炳感叹了一番,又补充道,“东爷真是个奇才”

    “奇才个屁实在太无耻了好歹也是自己的亲伯母啊”

    旁边的周怀远老脸黢黑,“我原本对他的印象还有所改观,现在看来也是个不入流的混蛋”

    袁鲸歌一听周怀远在黑凌向东,顿时不乐意了,“老东西,我刚才也听到了,这李红玉绑了你的孩子,只有我们家东爷有办法救,对吧

    你管他用什么法子呢,管用不就行了”

    周怀远一下子就被怼得哑口无言,他在周家这么多年,也算见识过李红玉手段的人,对她很有了解。

    李红玉这个女人,做事从来都是事无巨细,雷厉风行,手段强硬。

    “女魔头”这三个字绝对不是无稽之谈关键是她的谋略之深,简直就是个天生的阴谋家让会周怀远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李红玉设计将一个人弄得家破人亡,但是那人从头到尾都毫不知情,后来那人决定回老家另谋生路,临走时还专门去感谢李红玉这些年的照顾。

    面对这样的人物,周怀远实在是没有任何信心和她对着干,对付李红玉这种精于算计的女人,恐怕也只有凌向东这法子够用了。

    “啊”这时,屋内有传出了李红玉的一声惨叫,王炳开始想入非非了。

    看着王炳那一脸向往的表情,袁鲸歌顿时延误不已,对王炳挥了挥手,“麻烦你站远点我看你这流口水的表情,有点想吐”

    “才这种程度就受不了了”

    王炳贱兮兮地看向袁鲸歌,笑着问道,“知道你为什么还上不了东爷的床吗”

    “要你管,谁说我想上他的床了”

    袁鲸歌又羞又恼,“你最好说话注意点,否则我撕烂你的嘴”

    王炳嘿嘿一笑,哪里肯闭嘴,继续说道“你这种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和熟女的区别很大的,什么事都放不开,男人不会喜欢的。”

    “你看看人家李红玉,虽然说已经四十岁了,但是风韵犹存啊尤其是生过孩子的女人,所谓食肉知味,和你们这种小姑娘不可同日而语”

    “你听听人家刚才那叫声,把一个女人强烈的反抗的愤怒给喊了出来,但是这声音之后不仅仅是愤怒,还有一种味道这种味道,浪里带骚,骚中带浪”袁鲸歌皱眉看着王炳,问道“这你都听得出来”

    王炳得意地点了点头,一脸的炫耀,“老子好歹有十三个姨太呢,从豆蔻年华的到年过半百的都有,都试过一遍就知道了,还是熟妇最有味道风情万种说的就是这种女人”

    “啊”这时,屋里又传出了李红玉叫声,不过这一次李红玉的声音明显要弱了许多。

    王炳继续评价道“听听现在愤怒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女人的娇羞感男人啊,是种天生喜欢征服的东西,这是骨子里带来的改不了的东西,女人在这个时候示弱,会给男人强烈的成就感”

    袁鲸歌微微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仔细听听,女人的叫声,不一定是疼,还有一种是因为爽。

    你想想看,你喝了一大杯水,超级憋得慌,但是就是找不到厕所”王炳一边说一遍演,装作很难受的样子,把五官都挤在了一起,那滑稽的样子把袁鲸歌给逗乐了。

    “你翻过了一座山,又趟过了两条河,终于你发现了一个茅草屋,里面有个坑哗哗哗哗噢”王炳的表情一下子舒展开了,“我就问你,这种感觉爽不爽”

    袁鲸歌笑着说“爽不爽我不知道,可是你挺逗的。”

    “女人追男人,就是给男人一个征服自己的机会”

    王炳有点拨道,“你看人家李红玉,这都是技术一开始那么倔强,后来就变成了示弱,最后一定就会变成”这时,屋子里传出了李红玉的呻吟声。

    王炳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就是这种”

    这声音确实有点让人产生某些联想,袁鲸歌羞得满脸通红,周怀远则是一甩袖子,去校园外的竹林寻清净去了。

    几分钟后,凌向东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东爷,就李红玉这极品货色,你怎么着也的弄上个把小时啊,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王炳凑上去,一脸坏笑。

    凌向东微微一笑“上攻伐谋,杀人诛心对付李红玉,只要对症下药即可,她已经把该交代的都说了。

    就凭我的手段,怎么可能需要这么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上门女婿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