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浅月俏脸上漫上一丝凝重,黝黑的瞳仁中涌动着锐利的光芒,灭生剑横在胸前,一边召唤出紫莲,神情警惕戒备的看着对面的心魔。

    “你想多了。”白皙的唇角轻勾起一抹冰冷嗜血的弧度。

    紫莲上绽放出耀眼瑰丽的紫光,洒落下来,笼罩在纳兰景和慕浅月,以及身旁的京砬和梁方的身上,形成了一道保护屏障,彻底将他们四人与心魔隔绝开来。

    心魔的身上散发着一道道黑色诡异的气息,似乎在发怒,声音也低沉了几分,带着阴鸷骇人之气:“你以为凭这个小小的紫莲就可以阻挡住我?吾乃天道,整个世界的规则所在,只要我一个意念,便可以令这天下瞬间灰飞烟灭!甚至都不需要我出手!”

    “是吗?既然你如此厉害,为何躲在这小小的山洞中,不肯出去?你是害怕你一出去就被天道杀了吧!”慕浅月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意,那笑意未达眼底,带着几分冷冽与凌厉。

    纳兰景眸光看向身旁的女子,紫眸中染上了一丝笑意,月儿说的不错,心魔并无多大的实力,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想以此唬住他们,趁机夺取他们的身体。

    “哼!雕虫小计!”心魔不屑冷哼一声。

    声音一落,一股强势而凛冽的威压弥漫在整个山洞中,笼罩而来。

    磅礴浩荡的威压形成一股无形的气流,压在头顶之上。

    “咔咔咔咔……”

    一阵东西碎裂的声音传来。

    只见上方的紫莲上慢慢的裂开了一道细纹,而后如蜘蛛网般四处蔓延开来。

    慕浅月脸色大变,眼里流露出一丝惊恐,紫莲要裂了!

    紫莲可是她用了十年的时间,用星辰之力炼化而成的,可以说是天下间第一至宝,竟然都抵挡不住心魔的威压!

    里面有九九的一缕魂魄!

    手袖轻挥,笼罩在周围的星辰之力尽数散去,慕浅月连忙将紫莲收入到了手指间的纳戒里。

    失去了紫莲的保护,慕浅月立刻感觉到一股强势无双的威压笼罩在她身上,令她脸色发白,几乎窒息,双腿发软,一直打着颤……

    天道威压,果然可怕!

    虽然这只是心魔,却也是天道的心魔,恐怖如斯。

    只见心魔一闪,快速朝他们冲了过去,化成一缕黑色的烟雾般,无形无态,快速掠来。

    纳兰景脚下一动立刻挡在了慕浅月的身前,手中长剑呼啸而出,凌厉的剑芒朝空气中猛然划去,凛冽的剑芒使得空气中发出尖锐刺耳的呼啸声,凌厉的气流如水波般向四周扩散而去。

    剑芒劈斩在心魔之上,黑色的烟雾被一劈而散,然而却在别的地方重新汇聚,再次形成一团无形无态的黑色烟雾。

    纳兰景实力再强,剑芒再凌厉,却依旧伤不到心魔分毫!

    “你们是杀不死我的!吾乃天道,是这天地间不死的存在!”心魔冷哼一声,强势无双的威压从它身上弥漫而出,只见它再次身形一闪,便欲朝纳兰景扑来。

    &n

    bsp;“景,灵力和星辰之力都伤不了它,意识应该可以。”慕浅月急急说道,无论是心魔还是天道都是以意识存在于天地间的,他们本就没有**,也没有任何的灵力和星辰之力,有的只是意识。

    “正有此意。”纳兰景亦是想到了这一层,一股强大的意识从他身散发而出,心魔压制而去。

    这股气势竟不比心魔差多少,一时间竟是全数将心魔的威压都抵挡在外,令心魔大惊不已。

    “这怎么可能!吾乃天道,是天地间最强的意识存在,你不过一个人类,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我的意识!”

    “你不过是个天道的一缕心魔而已,也敢自称天道。”纳兰景紫色的瞳仁中流露出一丝鄙夷。

    “该死的人类!”心魔发出一声低沉愤怒的嘶吼,随之更强大霸气的威压从它身上散发而来。

    然而却并没有对纳兰景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甚至连他的一丝皮毛都没有伤到,只见纳兰景神色悠闲的站在里面,俊美的容颜如同天上的明月,光风霁月,恣意悠扬。

    “你竟然悟出了一丝天道之力?”心魔的声音中带着不可思议与震惊。

    这绝无可能!

    要知道天道只有一个!

    而且它虽身为天道的心魔,却也是历经了数十万年才成形……

    眼前这个看起来极为年轻的男子,怎么可能如此年纪轻轻的就能悟出一丝天道之力?

    它话音一落,一股同样蕴含着一丝天道之力的威压笼罩而来,这丝天道之力却是由他身旁的紫衣女子身上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才丹药师:鬼王毒妃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