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六合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这跟我可没关系,关于你们帝家的事情,我可是一个字都没提过呢。”关于帝家的事情,陈六合已经知道了,是从老师那里知道的。

    顿了顿,陈六合禁不住对帝小天提醒了一声:“小天,对奴修前辈的态度恭敬一点,咱们要懂得尊老爱幼。”未了,陈六合还对帝小天使了一个眼神,刻意提醒了一下。

    这个时候,奴修笑吟吟的开口了:“帝家小娃娃,别那样看着陈六合,这事情不是他跟我说的,况且,当年发生在帝家身上的事情,我还需要通过别人的嘴巴知道吗?别忘了,老夫的年纪当你爷爷都有余了。”

    “哼,好狂的口气,你到底是谁?”帝小天警惕的看着奴修说道。

    奴修道:“狂妄的是你才对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帝青丈应该是你爷爷吧?就算那个老小子来了,也不敢你用这样的口气来跟我说话啊。当然,前提是他现在还活着的情况下。”

    闻言,帝小天的瞳孔都剧烈的收缩了几下,敢用这样的语态提到他爷爷帝青丈,眼前这个奴修绝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你到底是谁?”帝小天再次问道。

    奴修摇摇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现在待在一个屋檐下,倒也算是一场缘分。”

    不等帝小天,开口,奴修又道:“看你的年纪,应该在十五六岁的样子吧?”

    说着话,奴修轻轻点了点头,接着道:“嗯,很不错,在这个年纪就能拥有这样的实力境界,你已经称得上是一个绝顶的天才了!没想到帝青丈被驱逐之后,还能培养出你这么一根好苗子,看来这贼老天对你帝家还不薄啊。”

    “你对当年发生在我们帝家身上的事情很清楚?你经历过那一段岁月?”帝小天问道。

    奴修摇摇头,说道:“这样的小事,我可没有兴趣去见证和经历,况且,你们帝家分裂的时候,我已经在天齐山的地牢里待着呢。”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帝小天问道。

    “谁告诉你我被关押了起来,对外界的事情就会一无所知了?”奴修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想说什么?”帝小天凝声问道。

    奴修不答反问:“帝青丈既然会把你这块宝贝疙瘩留在炎夏这么个危险的地方,看来他心里始终是不甘心了,这口气过了二十多年还是没能咽下去,挺不错的,至少还有一点脾气和气节,不至于让人把他看扁。”

    “老头,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一点,别一口一个不敬,别以为我没有脾气。”帝小天警告道。

    奴修浑不在意,轻描淡写的说道:“你这次敢跟着陈六合一起上天齐山去玩命,并且差点搭上了自己的小命,这样看来的话,你们帝家应该是已经下定决心站好立场了,把重宝压在了陈六合的身上,全力辅佐?”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帝小天问道。

    不等奴修开口,一旁的陈六合似乎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苗头,他很适时宜的插了一嘴,道:“这自然是绝对的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跟我一起去拼命

    呢?帝家跟我老师之间达成了协议。”

    奴修轻轻点了点头,眼神中闪烁着一股子莫名的神采,细细打量着帝小天。

    帝小天被看的难受极了,瞪眼怒视,但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心里已经被奴修震的涟漪起伏了。

    奴修刚才所说的那些话,的确足够唬人的,让人根本就看不透他的深浅。

    “这小娃子天赋是极好的,在他这个年纪能拥有这样的境界,举世都少有!是一块好苗子。”

    奴修淡淡的说道:“不过,放在现在这个情况来看的话,实力终究还是差了许多,以后的作用会越来越少。”

    陈六合眼睛微微亮了起来,道:“奴修前辈,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到他呢?”陈六合鬼精的很,已经猜出了奴修心中的意思,赶紧顺藤摸瓜。

    他可是知道这个奴修有多么恐怖与变汰的,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宝藏老头,如果他愿意帮助帝小天的话,那对帝小天的好处,可是难以想象的。

    奴修砸吧了几下嘴唇,说道:“在不愿意看到他拉你后腿的情况下,我倒是不介意拉他一把,我会给他制定一个计划,教他一些好东西,至于最终能怎么样,就要看他的领悟能力跟造化了。”

    帝小天的身躯狠狠一震,眼中涟漪四起,但嘴巴还硬:“口气这么大,你何德何能?”

    陈六合立即呵斥了一声:“帝小天,不得对奴修前辈无礼,奴修前辈若是愿意指点你的话,那将会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之最强狂兵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