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夜幕下,

    总是适合做很多不需要被看得那么明白的事情。

    譬如误入女卫生间。

    晕黄的灯光把人影拉得很长。

    婆娑的树影落到地上,倒映出斑驳的影像,透过密不透风的枝叶,晚风吹出心神荡漾的夏夜的气息。

    东大的校园有着整个东海市最为人称道的风景,

    迥异于现代化高楼大厦和钢铁丛林的错落有致,古旧的哥特式建筑,穹顶早就已经剥落。

    林真真扭过头,

    一脸没好气地往胡说脸上棱角分明的线条打量了一眼,看到这个家伙嘴角浅浅的弧线上扬。

    顿时面露窘色地啐了一口。

    这家伙脑子里肯定不会想什么好东西。

    一想到自己竟然让这个混蛋帮自己把纸送到女卫生间里去,林真真就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自己到底是干了什么蠢事!

    怎么可能……

    怎么会……

    “其实刚才如果我再晚点进去就不会撞到那个人了!”

    胡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些。

    大半夜偷偷溜进女厕所,

    而且还被人当做流氓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情。

    “你闭嘴!”

    林真真猛然瞪大眼睛。

    他还敢说!

    这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毛病,你脑子里能不能装点正常的东西?是你让我进去的,现在被当成流氓的是我又不是你。”

    胡说真是被这个女人给气到了。

    “你才有病!我告诉你,胡说,今天晚上的事情,你要是敢乱说你就死定了。”

    林真真狠狠说道。

    说完脸色一红。

    立马扭过头去不再往胡说脸上看。

    这个混蛋,

    占了便宜还装作一副有多受委屈的样子。

    刚才那个女的明明就是以为他们两个在卫生间里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她现在并不确定对方有没有认出自己来。

    虽然卫生间里的灯光没有那么明亮,但是如果见过的话,她肯定知道自己是谁。

    一想到那种恐怖的流言,林真真就有些不寒而栗。

    “行吧,反正我可没有被人骂做流氓的不良嗜好。还有,今天晚上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我才是受害者。”

    胡说有些无语。

    “那我更要提醒你了,这件事情你最好烂在肚子里。”

    林真真威胁道。

    “干嘛?”

    胡说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有点不可理喻了。

    “因为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那就肯定是你说的,我自己肯定不会说。”

    林真真笃定非常。

    尽管她有些不愿意承认,

    但是今天晚上胡说的确是被冤枉了。

    不过这个混蛋好歹也是个男人,

    这种黑锅他不背谁背。

    难道还要她一个女人跟人家解释,是我让他去女卫生间里的。

    她就是这么理所当然地霸道。

    典型的林真真式作风。

    偏偏胡说还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跟一个女人来劲,

    那简直就是侮辱他的人格。

    “嗯,你说的不错,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万一你哪天说梦话什么的自己把事情说出去了,我就没办法了。”

    胡说戏谑道。

    “你放屁!我从来不说梦话。”

    林真真气急。

    猛地站在那里,恶狠狠地瞪着这个混蛋!!

    谁知道胡说径直从她身侧走过去,一副懒得搭理她的样子。

    林真真气的跺了跺脚,

    立马跟上去,

    伸手一把将胡说的手臂拉住。

    “混蛋,你听到没有?”

    林真真突然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烫,

    虽然这并不是她第一次伸手拉住胡说的手臂,但是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的。

    反正她就是觉得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自己也没给他占到便宜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脑子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从相亲开始重生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