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山西南部,由于有赵锐的威慑,并组织百姓恢复生产,再加上又免税,所以各地的百姓都充满了干劲。

    这使得今年难得的大获丰收,尤其是平阳两府,汾州,太原南部六县,这三处位移汾河两岸的地区,平均亩产都达到了一石半,导致无数的势力红了双眼。

    各地粮商,尤其是张家口八家老早就在筹备收粮事宜,再则就是地主绅士,然后就是各地的官员磨拳霍霍,包括一穷二白刚上任的朱大典,都想要狠狠的捞他一笔。

    赵锐一脸坚定的道,然后翻身上马,决定去平阳府山区的各县看看。

    “不,我做的还远远不够,总有一,我要让所有的人都能顿顿吃上馒头,大米,走吧,再去偏远的县看看。”

    马英见他情绪有些不对,柔声道。

    一千斤麦糠也才二两五钱银子,两千斤足够他们一家五口吃一年了,还能顿顿吃饱,剩下的十三两银子,除了买盐,足够每人做一件棉衣过冬了,不定还能置办一床新棉被,比往年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

    “二郎,你就别再伤感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你才是底下最好的官,其实你做的已经够好了,就像刚才走的那家,他们起码卖了四百五十斤麦,四两银子一百斤,差不多就是十八两银子。

    以前他以为黄豆之类才叫粗粮,现在才知道自己弄了个大乌龙,米糠麦糠才叫粗粮,黄豆高粱那绝对要算细粮。

    他估计恐怕也就是华夏的百姓能做到辛辛苦苦一年,将所得的细粮九成上交给朝廷和地主,最后一成也换成粗粮用来裹腹,恐怕也就收获时,能吃上一顿细粮。

    赵锐望着一名名百姓,挑着一袋袋麦在商行外面排着长长的队伍,苦笑中又带着感慨。

    “是啊,他们要求实在太低了,每只要和家人有糠吃,就已经满足了,可就是这么低的条件,都无法满足。”

    “嗯,二郎,其实有米糠吃,就已经不错了,我们陕西的百姓,现在恐怕连米糠都吃不上了。”马英点点头,有些伤感的道。

    “我记得咱们的战马,吃麦糠的时候还要和一些黄豆吧?”赵锐没有回答她,而是喃喃自语道。

    “时候吃过,后来和父亲落了草,就很少吃了,怎么你也想尝尝?”

    “英姐,你吃过那种米糠做的团子吗?”

    赵锐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挤出一丝微笑道,夫妻俩又是连忙感谢了一番,才挑着东西离去。

    “大哥大姐,那不打扰你们了。”

    汉子一脸兴奋的比划着,着还咽了咽口水,边上的妇女虽然有些紧张,但脸上也带着笑。

    “先煮成糊糊,在和上野菜,等冷了后揉成团子,再蒸一下就可以吃了,今年赵少保向朝廷替咱们山西免除了赋税徭役,总算可以不用饿肚子了。”

    他总算明白赵叔为何从南方买那么多米糠回来了。

    赵锐沉默了好半晌,才将袋子解开,抓起里面的一把米糠问道:“大哥大姐,这米糠和麦糠怎么吃?是直接煮熟了吃吗?”

    “去年是六两银子,今年不知道涨了多少。”妇女弱弱的答道。

    “这个…应该有五六两吧?”大汉挠了挠后脑勺,看了妻子一眼。

    女子背篓里放着一罐盐巴,差不多一斤重,还有一把剪刀,一把捕,一匹棉布和十斤棉花。

    赵锐边问,边上前查看他们的物品,男子挑着一袋米糠和一袋麦糠,差不多有一百斤左右。

    “你欠了多少债?”

    汉子完,女子还一脸心痛的摸了摸腰上的荷包。

    “公子笑了,俺们普通穷人,哪里吃得起这种细粮,自然是要全部卖掉,买粗粮吃,再买一些盐巴,扯两尺布,剩下的银子,王财主今年虽然没要还,但也是不能赖掉的。”

    赵锐笑着将两人扶起,心里非常的舒服,感觉做的这一切还是值得的,这些百姓比那些读书人强多了,马英却是翻了个白眼。

    “好了大哥大姐,别磕了,你们这么感恩,赵少保知道后必定会十分欣慰的,对了,你们五口人,只剩下五百斤粮食够吃吗?”

    马英正要上前辩解,却被赵锐扯了扯袖子,苦笑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骑兵。

    “俺…俺知道这位夫人是赵家特使,俺们平头百姓也见不到赵少保,只能在这里给特使大人磕头了。”

    “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托赵少保的福,王财主今年只收五百斤的租子,以前欠下的也没要还,还不用交税…”汉子着就哽咽的拉着妻子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那今年交了多少租子?”

    汉子看了少年边上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明末之草原为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