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都是差不多的身份,叶君爵是穆霆琛同父异母的弟弟,姜妍妍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差别对待’,大概是因为有人懂得悬崖勒马,有人一直执迷不悟吧。

    人都会犯错,有些人值得被原谅,有些人,不配被原谅。

    姜妍妍带给陈梦瑶的伤害是无法逆转的,那件事也让温言一直如鲠在喉,虽然那件事跟叶君爵也有关系,但是态度上,依旧是姜妍妍的责任较大,叶君爵的初衷是不想伤害陈梦瑶的。

    还有一点,那就是叶君爵的所作所为虽然偏激,但是事出有因,他私生子的身份注定不可能跟穆霆琛之间毫无波澜。

    但是温言跟姜妍妍,本来可以避免纠纷。

    就算穆霆琛当初不招惹姜妍妍,不代表后来的事不会发生,有些东西是命数,说不清道不明。

    到了医院病房,温言将在路上买的水果放在了床头柜上:“林叔,你感觉怎么样了?

    伤势怎么样?

    严重吗?”

    林管家平时看着还是神采奕奕的,这一倒下,就彻彻底底像个到了暮年的老人了,他躺在床上看上去无比虚弱,手背上还扎着针在输液:“不严重,死不了,就是感觉人有点虚弱。”

    穆霆琛迟疑着开口道:“林叔,要不你退休吧?

    到了你这个年纪,也该安享晚年了。”

    温言有些诧异,不明白在这种时候穆霆琛提出这样的要求是什么意思,对林管家来说未必是好事吧?

    果然,林管家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挣扎着要坐起来:“少爷,是我的失误,纪承宏上门的时候我恰好不在,以后不会再出错了!”

    穆霆琛急忙上前扶住他:“林叔,我不是那个意思,也没有在怪你,只是觉得你为穆家、为我这么多年,也累了,该歇着了。

    我会给你一处宅子养老,还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

    不是纪承宏去穆宅的时候你恰好不在,是他知道你不在,才去的。

    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

    林管家松了口气:“我没事,我还能再干几年,我感觉我身体还不错,要是突然闲下来,反而觉得活着没意思。

    我在穆宅做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

    等有一天实在干不动了,我会主动提出退休的。”

    穆霆琛有些为难,温言见状劝到:“穆霆琛,就依林叔的吧,大家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林叔一走,他不习惯,我们也不习惯。”

    穆霆琛没再坚持:“好吧,如果可以,林叔,你以后就在穆宅养老吧,这样,就不必离开了,等你百年之后,我给你送终。”

    向来严肃话不多的林管家突然笑了,笑容里包含了太多情愫,浑浊的眼里隐隐闪烁着亮晶晶的东西,似眼泪,又不似:“呵呵,你小子,在咒我死吗?

    用不着你给我送终,我只是穆家的下人,不是你长辈,等我老死的那天,我自有去处。”

    穆霆琛替林管家掖了掖被子:“对我来说,你就是我长辈,我能有今天,都是你一手带出来的,比起我父亲,你比他更称职。”

    林管家叹了口气:“他始终是你父亲,过去的就过去了吧,人都走了这么多年了,没什么是过不去的了。

    我这里没事儿,你们早点回去吧,我过两天就能出院。

    我手底下的人已经在尽力的找纪承宏了,我会替你处理干净,以后,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穆霆琛下意识看了眼温言,温言装作若无其事的从带来的水果袋里拿了个橘子剥开:“林叔,吃橘子,应该挺甜的。

    我们这几天在叶家庄园暂住,穆宅暂时不敢回。”

    温言知道,穆家的人都一样,穆霆琛的手段并非从出生就自带,大多是受身边的人、环境影响,林管家就是其中之一,穆霆琛算是林管家亲手带出来的人,她没办法融入他们,只能做个旁观者,装糊涂。

    回去的路上,穆霆琛开着车,一直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温言觉得气氛略微有些沉重,主动开口找话题聊:“你说纪承宏为什么每次都是亲自动手啊?

    他要是还有钱,不能找人替他做吗?

    ‘以身犯险’可不算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一不小心就被我们逮住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温言穆霆琛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