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在宾馆

    “给你说一声我们已经到了。”秋爽解释道:“你们不用太担心了。”

    边母本身还有些担心,但是现在秋爽说已经到了,她也就放心了,本着关心的态度问道:“怎么样,沿海好玩嘛?”

    “此事说来话长。”边国强轻声待过,这才开口问道:“另一个男人呢?”

    在边国强当特种兵之前,还是在水里待过一段时间的,任凭怎么样也不会溺水啊。

    眼泪一瞬间又忍不住了,秋爽看着边国强,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会溺水呢?”

    这一句没事,秋爽觉得是最能够让人放松的。

    边国强还没有缓过神来,但是看着秋爽因为自己敖红的眼睛,现在又这样急切的在自己床边等着自己,眼里含笑:“没事。”

    声音,连忙睁开眼睛,她担心的问道:“怎么了?是饿了还是渴了?”

    秋爽已经床边守护了一晚上了,她见有

    “嗯?”边国强一声呢喃。

    咕咚咕咚,海面上冒起来急促的泡泡,边国强觉得自己的肺就快要炸裂的,眼看着光亮越来越暗,他似乎是要永远的沉溺在着昏暗无边的海里。

    经过医生的检查,边国强的情况不算是严重,只不过是呛水了,而且受了风寒,应该过不了一段时间就会醒过来。

    这一夜总算是过去了。

    天已经慢慢的亮起来了,海浪依旧是一下一下的拍在沙滩上,隔着远远的护栏秋爽依稀都能够听到在海滩上的欢笑声音。

    秋爽掩着鼻,这里的消毒水的味道实在是太重了。

    医院,四楼。

    坐在救护车上,秋爽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声了,眼前的状况迷迷糊糊的,一个医生正在边国强的面前给他检查有没有什么问题。

    边国强这时候隐约的清醒过来,喊着秋爽的名字,直到把她的手握在手里才又放松过去。

    担架就准备了一副,看着男人的伤痕比较重,所以先抬到车上进行治疗

    秋爽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指着沙发上的两个人:“这俩人,快走。”

    救护车的声音在楼下响起来,不过一会敲门声音响起。

    边希望在一边看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秋爽,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在她的背上,表示安慰。

    只见边国强就这样躺在一边的沙发上,头发上的水珠还顺着发丝滴在地摊上,手指尖被泡的发白,她忍不住的捂着嘴小声的哭起来。

    等待救护车的这一段时间,算是秋爽最难熬的一段时间了。

    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边国强

    消炎镇痛的药一敷到男人的小腿上,只看见他皱着眉头呢喃了一下,最终还是拧着眉头昏迷了过去。

    秋爽把男人的伤口先给清洗干净,这才给他的伤口上药,这是边国强部队里的药材,应该算是不错的了。

    秋爽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只看见伤口的地方还有泥沙,这两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呢。

    “去拿药。”边国强看了一眼男人,要是不止血的话,肯定也是会有危险的。

    受到秋爽的指示,边希望连忙去拨打了救护车的电话。

    秋爽的声音已经颤抖,连忙制止住边国强要说话:“你不要说话了,咱们现在就去医院,马上去医院。”

    话音刚落,边国强就剧烈的咳嗽起来,眉骨上的伤痕也在隐隐的冒着血。

    边国强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才把这个人带回来的,尤其是现在已经见到秋爽了,他绷紧的神经也就放松了很多,极度轻松的笑起来:“终于见到你们了。”

    只看见门口的男人腿上应该是受伤了,现在还在隐隐的冒着血,更严重的是他昏迷了不醒,浑身的温度也高的吓人。

    这时候秋爽才费尽力气把门口的人给背回来,放在一边的沙发上。

    “先救人。”边国强的声音十分的微弱,他抬手指了一下旁边的人。

    现在两人都在担心边国强的情况,只看见边国强带回来的人还依靠在门口,同样身上的衣服全湿了,带着几分的狼狈。

    等到边国强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地下的水痕已经十分的明显了,边希望眼疾手快的递上去一杯热水,连忙问道:“爸爸,你怎么回事?”

    !”

    边希望还没有睡着,现在听着有声音连忙站起来,见边国强在门外,他眼泪又吧嗒吧嗒的掉下来,现在能够听得出来声音里的开心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重生奋斗:空间之璀璨人生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