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杰斯一脸惊慌的站起来,“别,我可不敢让鼎鼎大名的霍家二少爷当我的病患。”

    “少废话,”霍习深冷声命令:“我要治疗方案。”

    “伟大的霍总,你这是心病,我真没有治疗方案,得你自己克服啊!”

    乔杰斯就差跪下了。

    前段时间他一直在义诊,好不容易有个假期想去马尔代夫晒晒太阳,这丧心病狂的霍习深愣是派人把他抓回来,说什么要治疗厌女症?

    靠!

    几年前让他治不治,现在突然要治了,就为了那个据说娇弱不能自理的二少奶奶?

    乔杰斯暗自鄙夷,面上依旧嬉皮笑脸的,“成御可以作证,真没有什么资料方案。”

    霍习深难得没有为难他,沉默了片刻,忽然道:“若跟女性接触只是冒冷汗没有呕吐感觉,是否证明好了许多?”

    “额……应该……是的吧……”乔杰斯有些好奇的看向霍习深,“你跟你家那位夫人接触了?不小心倒在一块儿了?”

    乔杰斯脸上写满八卦二字。

    霍习深异常淡定的回答:“她吻了我。”

    “哦。”

    乔杰斯先是不以为然的点了下头,随即反应过来,两眼瞪大一脸震惊的盯着霍习深,“啥玩意儿?你说你家夫人吻了你?”

    霍习深点头。

    乔杰斯跟霍成御互望了一眼,张了张嘴,最终只是吐出卧槽两个字。

    许久,他才稍稍消化过来,“咳咳,那个,首先恭喜我们霍总母胎solo将近三十年,终于迎来自己的春天奉献出自己的初吻。”

    说着,他还煞有其事的鼓了鼓掌。

    霍习深目露威胁,“说重点。”

    “好吧你当时什么感觉。”

    “冒冷汗。”

    “还有吗?”

    “有点颤抖。”

    “还有吗?”

    霍习深抿唇,没有说话。

    乔杰斯知道,这表示没有了。

    他打了个响指,面上颇有些兴奋,“这是好事,多接吻几次说不定你就能彻彻底底接受你家夫人了,今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造一个足球队都不成问题。”

    霍成御也有些意外,“想不到习深跟今意关系进展这么快。”

    霍习深意味深长看向霍成御,“大哥,称呼弟妹比较好。”

    霍成御只是冲他微微一笑,兀自拿起医书看了起来。

    离开基地,霍习深主动给晏今意发了一通视频通话过去。

    晏今意正跟谈桑桑一起吃麻辣烫。

    视频一接通,正好看见晏今意往嘴里塞了一大块肥牛,嚼得津津有味。

    “什么事?”她说的有些含糊不清。

    霍习深就盯着她有些油光的嘴唇。

    “夫人在吃什么?”

    “麻辣烫啊,霍总要来一起吃吗?”晏今意将镜头对准自己的碗,表层漂浮着厚厚的辣椒油。

    霍习深对吃的很讲究,麻辣烫这东西,在他眼里就是地沟油混合垃圾食品。

    晏今意本来只是跟他客气一下的,怎知道,霍习深竟然答应了。

    不仅如此,他还在最短时间内赶到。

    此时,晏今意刚刚吃完,就坐在马路边的小椅子上,仰着头看着霍习深。

    他穿了件高领毛衣,外面是黑色大衣,西装裤高档皮鞋,整个人站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