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定了嫌疑人,乐溪南却意外的平静。

    乔霖再一次见到她,是在公安局。

    人终于抓住了,才问了几句,立刻全交代了。

    虽不是当事人,可作为全程的参与者,乔霖还是跟去围观了一下。

    他原本以为乐溪南情绪低落是因为愤怒,可见到那人时,她的模样也看不出太多怨恨。

    那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在见到乐溪南后立刻眼神闪躲,表现得畏畏缩缩。相较之下,乐溪南却要冷静许多。

    池向臻曾说过,三年前在法庭上,她看向自己时眼神中充满恨意。

    可她如今看着真正的罪魁祸首,却是一副茫然模样。

    乔霖陪她回住处时,还是忍不住问了。

    “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恨他?”

    “我不知道,说不上来,”乐溪南说着,露出了带着无措的尴尬笑容,“我根本不认识他。搞了半天,就是这么一个我压根没记住过的人。他对我而言简直是凭空出现的。”

    也难怪之前会弄错对象,她要怎么去指认一个在她脑中根本不存在的人呢。

    “所以,也恨不起来?”乔霖问。

    “我当时恨池向臻,是因为我喜欢他,”乐溪南说,“这个人……让我觉得非常恶心。希望他再也别出现在我面前了,最好赶紧人道毁灭掉拉倒。”

    见乔霖沉默,她赶紧补充:“我现在不喜欢池向臻了!”

    乔霖又尴尬又好笑:“我又没说什么,你紧张什么啊。”

    “我现在看到他有点怕,”乐溪南说,“都躲着走。”

    乔霖惊讶:“啊?为什么?”

    他们俩都要配合调查,很容易打上照面。池向臻从未提起过,乔霖还以为是恰好错开了。

    看来,是乐溪南在单方面的偷偷避让。

    “他真的没有恨你,你不用那么紧张。”乔霖说。

    “我知道,”乐溪南很苦恼的样子,“所以我更加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

    “太羞耻了,无地自容,”乐溪南说着,眼眶都红了,“你知道么,其实警察问我与那些聊天记录有关的问题,完全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可是我看到他,就受不了……不是受不了他,是受不了我自己。”

    乔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他能理解乐溪南的内疚,他何尝不曾对此有过怨怼。

    当他只是隔着网络,对乐溪南了解甚少时,他可以毫无顾忌地表达好恶,在心中对她进行自觉合情合理的批判。

    可现在不一样。她从一个名字一段经历一段行为中跳脱出来,成为了一个站在他面前的活生生的人。

    人与人之间,是有共情的,能体会到单纯的对与错之外的,许多不同的情绪。

    乐溪南被内疚感所折磨,乔霖心里也不好受。

    “对了,那个人是怎么顺利冒充臻哥的呀?”他十分强硬地转移话题。

    “警察说,他是在我刚换新手机那天趁着我们拍戏偷偷动的手脚,”乐溪南说,“他那时候整天跟着池向臻,对他了若指掌,每天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每顿饭吃了什么,全都清清楚楚的,所以才能在细节上一点破绽都不露。我每天在片场里做了什么,他也都看在眼里。”

    她说完,十分夸张地叹了口气:“我完全不知道手机被动过,我简直就是一头猪。”

    她说着,似乎是感到烦躁,手指全搅在了一起:“什么都弄不清,日子过得像在做梦一样。人家送我手机,关心我,我还怀疑人家。我真想一刀捅死自己算了。”

    她指的肯定是她的前任经纪人。那个可怜人因为乐溪南的证言被迫接受调查,折腾了好一阵,估计也是郁闷无比。

    “无论如何,翻篇了,”乔霖说,“别钻牛角尖啦。”

    乐溪南摇头:“还没有。”

    “你放心吧,虽然那家伙肯定不会被人道毁灭……但如果对公诉的结果不满意,臻哥那边的律师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乔霖说。

    “不是说这个,”乐溪南说,“关于池向臻,我得做点什么才行吧?”

    她指的不是鼓起勇气当面道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脱粉再就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