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从林筱乐的身后传来战瑾煵的声音,她本能的后退一步,那举动对于于司松来说,就好像这个小女人是故意在拉开他们俩之间的距离。

    “跟我回去。”于司松当作战瑾煵的面,一把将她的手拉着,口中的言辞也是极为霸道。

    “我不能跟你回去。”林筱乐看得出来对面的战瑾煵脸色是有些变化的,那不是嫉妒,而是生气。既然她答应了他要试着跟他交往,现在又怎么能反悔呢?“你先回家吧,我得回瑞城处理自己的事。”

    于司松握着林筱乐的手久久不愿意松开。

    “于总大庭广众之下,你逼迫一个女人似乎不太好。”战瑾煵朝着林筱乐走过去,言辞中带着许讽刺的意味。

    “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话。”于司松自然知道战瑾煵的身份,但这里是临国不是瑞城,他就是这里的强龙,战瑾煵不是他的对手。

    “刚刚孩子们给我打电话了,说如果晚上不见到我们,他们就不愿意睡觉。”战瑾煵伸出手去,霸道的抓着林筱乐的另一只手臂。

    “孩子们?”于司松不太明白战瑾煵的意思。

    他知道战家有病孩子,林筱乐也是通过那个途径接近战家的,只是没有想到战瑾煵会用‘孩子们’来代替。

    “你没有告诉于总吗?我的孩子们即是你的孩子,而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战瑾煵轻扯了扯绝美的嘴唇,嘴角边泛起一抹好看的笑意。

    那股笑意不是讽刺,而是喧宾夺主,向于司松示意如今谁才是那个真正有资格站在林筱乐身边的人。

    “司松,我回头再向你解释。天寒露重你又有伤在身还是早些回家吧。”林筱乐任由战瑾煵拉着自己的手,选择跟战瑾煵一起离去。

    对于她来说于司松和方家兄妹一样都是自己的恩人,他现在对她所做的举动,也仅仅只是关心她,担心她会出事,除此之外便没有别的。

    “你刚刚是去找那个老婆婆了吗?可有找到她?”林筱乐和战瑾煵坐进车中,并不大的空间气氛有些压抑,她特意打破其中的沉静。

    “没有。”战瑾煵的回答没有像曾经那般的冷酷,可能只是因为现在他和林筱乐在交往,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事事见面都如同仇敌的怼着。尽管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他那么聪明也能够一学就会。他看着她询问:“那个老婆婆在你的手中写的是什么?”

    他是带着人去找那个奇怪的老婆婆了,可是整个广场的周边全部都找遍了,也没有她的身影。她消失得太快,就好像一开始她就没有出现过那个广场。

    “我也不知道。”她说谎了,没敢直接告诉战瑾煵。“她好像在我手上画了一个什么符之类的吧,那不是字。再说了那个老婆婆是临国人,我连临国话都不会说,更别说是这里的文字了。”她担心战瑾煵不相信她的话,刻意解释了一下。

    战瑾煵刚刚那么着急的带着人去追老婆婆,肯定不是随便找找吧。倘若他知道老婆婆在她手上写下‘血引’二字,心里绝对会更加的不安。

    瑞城晚上九点多,六个小家伙一直在等战瑾煵和林筱乐回来,为此身为老大的承儿,还特意让管家准备了战瑾煵和林筱乐的晚餐。

    战老夫人压根儿就不懂承儿那样做的意思,毕竟他不知道林筱乐是和战瑾煵在一起。全当是承儿又犯病了,要坚持着自己的己见。

    “承儿时间不早了,我们回房间睡觉吧,你呆在这里弟弟们和可儿也不愿意回房间啊。”秦心玲来到院子里的凉亭中,坐在木头凳子上,温柔的对战永承说道。

    战永承没有说话,四个弟弟和可儿在一边玩游戏。

    “宝贝们听奶奶的话,我们回去睡觉了,你们的爹地今天晚上肯定不会回来,奶奶刚刚给他打电话,一直都没有打通,如果他要回来肯定早就回电话了。”秦心玲说不动承儿,就叫着其他几个孩子。

    “爹地会回来的,奶奶你要是困了就先回去睡觉吧,我们累了自己会回去的。”战永琪奶声奶气的说道。

    战瑾煵在孩子们的面前向来说一不二,从来都没有欺骗过他们,他们既然之前接到过战瑾煵的电话,他就一定会准时回家。

    “对啊,爹地在飞机上是不能开手机的。”战永乐附和着二哥的话。

    “夫人,要不你先回屋,我在这里照顾着小少爷们。”含嫂恭敬的对秦心玲说道。

    秦心玲最近感冒身体有点透支,听含嫂那样说也不在继续强撑,独自一个人回别墅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胎六宝:总裁爸比超凶猛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