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这里毕竟是战家不是临国,突然之间她和战瑾煵的关系近了那么多,如果被战家的佣人看到了,可能又会说三道四了。

    “披着吧。”他见她要把外套拿下来的意思,特意按了一下她的肩头,紧接着主动拉着她的手。

    “咦,帅叔叔怎么拉着我妈咪的手?”草丛里躲着的可儿,看着前面路灯下的一幕,小声的惊呼起来。

    “嘘。”战永俊赶紧用手捂着可儿的嘴巴,示意她不要讲话。

    战瑾煵和林筱乐都没有发现躲藏的孩子们,趁着还没有进别墅,林筱乐特意对战瑾煵说:“我们俩的事,先不要告诉你的家人以及孩子们。”

    “怎么?你不信任我?我在临国讲的那些话字字发自肺腑,如果不是你不愿意,回到瑞城的第一件事,肯定就是大办喜宴。不管是当初还是现在,我对你的承诺都没有改变过。”他严肃的对她说道。

    “承诺。”她喃喃着那两个字,心里竟有点不是滋味。她要的不是什么承诺,而是他对她的真心实意,就因为他把对她的承诺看得太重了,所以他才一味的想要报恩吧,就像他当初相信林小婉是救了孩子们,从而一味的对那个女人好,不惜任由那个女人在外面宣扬说自己是他的绯闻女友。“如果是承诺的话,那就更不需要了。”

    几个小家伙竖起耳朵偷听,却怎么也听不清楚,他们的爹地和妈咪在讲些什么。

    “反正我不希望现在你告诉他们。”林筱乐说完便负气的将战瑾煵的外套从身上拿下来,随之推放在他的手中。

    “哎呀,你别挤我……”战永乐被战永喜不小心挤出了草丛,小家伙摔倒在那里,屁股疼得直嚷嚷。

    小家伙被那样一挤担心爹地一会儿只会怪罪他一个人,于是爬起身来,推了一把身边的战永喜,紧接着旁边的几个小家伙全部都从草丛里摔了出来。

    “啊呀……”

    林筱乐震惊的奔跑过去,地上的几个小家伙让她不知如何是好,尴尬得令她蹙起了眉头。

    “你们在干嘛?”她把孩子们扶起来,拍着他们身上的泥土。

    “呵呵,我们在这里等爹地和漂亮阿姨啊。”战永乐呵呵一笑,还用手指着对面愣站在那里的战瑾煵。“爹地你这是和漂亮阿姨一起出门旅游了吗?最初说好两天回来,可是却迟迟晚了一天呢。”

    “漂亮阿姨都住进爹地在临国的卧室房间了,自然是他们一起去旅游的,这还用问嘛。”战永喜故意附和着弟弟的话。

    两个小家伙唱着双簧,要的不是让他们难堪,而是希望他们能够如实交待。

    “妈咪,哥哥们说的是真的吗?”可儿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天真的看着林筱乐。

    “不是……”林筱乐欲言又止,想着要怎么向女儿解释。“妈咪是去处理公事,刚好……刚好在路上遇到叔叔的。”

    “妈咪说谎的时候都会脸红的哟。”林可儿用小手轻抚着自己妈咪滚烫的脸蛋。

    “漂亮阿姨那不是因为说谎脸红,是因为害羞了啦。”战永琪用手拍拍自己屁股上的灰,大声的嚷嚷起来。

    “爹地你和漂亮阿姨是在交往吧?不要骗我们了啦,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儿。爹地老大不小了,也应该为我们找个妈咪回家了。”战永俊拉着战瑾煵的手撒娇起来。

    “怎么就你们几个,哥哥呢?”战瑾煵无视孩子们的话,在没有寻找到承儿的身影时,忍不住担心的询问。

    “哥哥在凉亭那边。”

    战永喜和战永乐一直在嚷嚷‘后以叫漂亮阿姨叫妈咪’之类的话。

    林筱乐听到那话心里没有丝毫抗拒,反而美滋滋的。毕竟她心心念念的几个儿子终于回到了她的身边,他们不仅没有死,还活得好好的。

    “承儿。”林筱乐拉着可儿和乐儿的手,看到凉亭里独自一个人乖乖坐着的小家伙,宠溺的叫喊起来。战永承拿起自己的画,兴奋的向他们跑过去。“手中拿的是什么,可以给我看看吗?”

    战永承没有说话,却顺从的把那幅画交递到了林筱乐的手中。

    那是一幅油彩画,画中是五个小男孩儿坐在草地上,在他们的前面应该是可儿,旁边则是一个女人和男人,不用问也知道,画的肯定是她和战瑾煵。

    “这个是妈咪吧?”可儿指着画中的女人询问起来。

    正所谓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林筱乐心中所想的不好意思问,可儿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胎六宝:总裁爸比超凶猛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