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爹…”

    小家伙余光看到门口的父亲,想要转过头冲他笑安慰一下他,无奈实在太虚弱了。

    他爹第一次见到他他却生病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小家伙从小就知道自己要懂事,不能贪吃不能生病也不能吵着要新衣服,不然他娘就会哭,他不想让他娘难过。现在他爹回来了,看到他生病会不会觉得他不乖不要他了?

    彭玉娥见状更难受了,她背过身去,用袖子擦干眼泪,冷冷地对站在门口的男人说:“孩子叫你,你过来跟他说说话。”

    “诶…”戴明伟不顾妻子的冷脸忙上前站到儿子跟前,看着病床上连扯个笑都困难的儿子,他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了下来,憋了好久他带着浓浓的鼻音回应了儿子:“鹏鹏,爹在这呢!”

    小家伙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仿佛在告诉他爹他很好,别担心。

    许是说话用了太多力气,小家伙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王小小听她刚刚那意思,这小嫂子身上还有伤?她上前小心翼翼地卷起她的袖子,手臂上青青紫紫的伤痕让屋子里的几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几道新伤更是触目惊心,这还只是手臂,身上不定还有多少伤呢?

    倒是彭玉娥有些难为情地拉了拉自己的袖子。

    “我去找医生。”陈安安作为一个男人也不好一直盯着人家的手,撂下这句话便出了病房。

    戴明伟满眼都是不敢相信,“媳妇,这是谁干的?”

    彭玉娥听他这么问也不遮伤痕了,她把手举到他面前,让他更直观地看到她的手,“看到了吗?这些年你们家的人就是这么对俺们母子俩的。”

    她娘家不顶用,哥哥嫂子又都有自己的私心,没有人愿意为他们出头,只有她妈偶尔偷摸补贴一点。

    戴明伟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猜测,但是亲耳听到妻子承认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就在这一刻他的内心有了决定,“媳妇,我马上就向组织打随军报告,你跟鹏鹏先跟我上去,我在外头先给你们找个房子住,等随军报告批了你就跟我去部队。”

    彭玉娥已经泣不成声了…

    “怎么了?”医生大姐听说这里还有人受伤,眉头都快拧成一条麻绳了,这都是些什么事,小的烧成了肺炎,大的竟然有外伤!

    “大夫,你帮忙开点药给她涂一下。”王小小见小嫂子还在抽噎没办法回答医生的话忙接过话。

    医生大姐一打眼就看到她手上明显的伤,她语气不悦地开口:“媳妇是用来疼的,看着人模人样的,干的什么事!姑娘你别怕,下次他再动手你就去妇联找妇女主任。”

    彭玉娥急忙摆手,结结巴巴地解释:“医生,你误会了,他没打俺,俺是…俺是…”她想说这是她婆婆打得,但是想着家丑不可外扬又说不出口。

    “行了行了,你也别替他掩饰了,跟我过来吧。”似是见多了这种画面她说了一句头也不回地走了,彭玉娥急忙跟了上去。

    “陈兄弟,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我这就给你们写欠条,等我回了部队就把钱还你们。”

    “嗯。”王小小冷漠地开口,她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还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她心里也知道这事怪不到人家,但看着病床上的孩子和小嫂子身上的伤她还是生气。

    戴明伟明显感觉到王小小的态度转变,他有些讪讪的,又有些尴尬,整个人坐立难安。

    还是陈安安解救了他,“戴大哥,借一步说话。”

    戴明伟如释重负般地逃了出去。

    “戴大哥,本来我不该多这个嘴,只是我家也有一个儿子,我看着鹏鹏就想起了他,孩子这样我真是心里难受,你之后有什么打算?”陈安安出去了没有听到他刚刚那番话,想起媳妇的任务,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他说这话一半一半吧,一半确实是因为孩子,另一半他还想看看这个男人的责任心,之前他不知道,那么现在他知道了会怎么做?

    “有烟吗?”戴明伟烦躁地想抽根烟。

    陈安安在他的目光中摇了摇头,他媳妇不喜欢家里有烟味,他本来也只是偶尔抽一根,有了媳妇后就不知道烟是啥东西了。

    “我打算让她们母子俩随军,我今年也够资格了,至于家里那些人,以后也就不联系了。”他娘以为他拿她没有办法,谁说出气就必须还手,他不再给家里寄他的津贴对他娘来说就是最大的惩罚,至于他那俩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六十年代小富即安推荐阅读